_玩心少女_

七七四十九 02

军训学生x军训教官

02.

在郑竞一终于穿上了并不合身的迷彩服后他感受到了夏天爸爸给予他的温暖。让郑竞一没想到的是刚才走在旁边的胖同学和他一个寝室,看着他吭哧吭哧换好了迷彩服已经流了一身汗时郑竞一有了点心理安慰。

郑竞一捣鼓着皮带,前扣一个口太大,后扣一个太小,搞得他现在特别糟心。胖同学看着郑竞一折腾了大半天,刚想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忽然就听到楼下一声哨响。寝室里的其他四个同学哗啦一声站起身,戴上帽子催促一句:“快快快吹哨了!”就冲下了楼。

郑竞一没辙了,和胖同学深情对视几秒后提着裤子就冲下楼去。

住在五楼的坏处就是下楼无比艰难,尤其是在都喜欢横冲直撞的男生宿舍里。

两人终于挤下楼,胖同学都被挤扁了一个size,然而郑竞一还在和他的皮带纠缠

“别他妈吵了!再吵给我蹲着!”

原先吵嚷的周围安静下来,喊话的光头教官一脸满意的看着安静下来的学生们,一个个站得笔挺,不过正由于一个个都站的笔挺,所以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的郑竞一显得特别引人注目。光头教官意味深长地盯着郑竞一几秒,眼神炙热的要贯穿那一条队伍,唯独郑竞一一副雷打不动,唯我独尊的样子,很好的引起了光头的注意。

“那边那个!你低着头干什么呢!喂!”

完全不知情的郑竞一还在纠结自己到底是扣的松一点还是紧一点。

胖同学看着光头额上青筋暴起,出格的肌肉因为呼吸不平衡剧烈收缩着。他深切的感觉到这个大兄弟完蛋了,于是胖同学好心地用胳膊肘戳了戳郑竞一,后者抬起头,迷茫地看着他:“咋了?”

“别折腾你皮带了……教官叫你……”

“那边那个!给我出列!你几连的!”

郑竞一吓得一抖,看着光头怒视自己的眼神才知道说的是自己,反应好久才挪着小步站出来,沉吟着答了一句:“报告教官,我十二连的……”

“十二连教官是谁!”光头皱着眉四处看着,最后郑竞一听到自己教官不知道在哪里喊了一句“报告”,接着小跑着出现在了光头面前。光头瞪着他:“王教官!你队员怎么回事!就他一个低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郑竞一反应了很久终于提取了一个很有用的信息。

他们教官姓王。

教官转头看着郑竞一,目光有点惊讶也有点好笑,最后抬手指向郑竞一勾了勾手指,郑竞一心领神会地走上去,那光头冷哼一声嚎道:“其他队员保持安静!两列两列带走!”

郑竞一看着远去的队伍有点感慨。

“怎么又是你啊。”教官插着腰,“你刚才干嘛呢,营长叫安静你聋了?”

郑竞一一脸委屈:“教官,我刚才没讲话。”

教官耸肩:“你讲没讲话关我屁事,说,你低着头干嘛呢?”

说着两人下意识地一起低头看去,就看到郑竞一还没来得及拉上了裤子和松开的皮带。

“……”郑竞一捂住了自己的裆。

教官笑了出来:“你这干嘛?你家大门常打开?”

“屁!我皮带不知道扣那个孔!”

“哎呦你还脸红啊,羞什么,大家都是男人。”

话虽然这样说,调侃也归调侃,教官还是把上衣往上撩了把,在郑竞一迷茫的注视下松开了皮带。郑竞一觉得自己鸡皮疙瘩起来了,他后退两步直摇手:“教官我看得出来你是男的,不用脱!”

然而教官已经把皮带抽了下来,裤子稍微有点松下来,耷拉在腰部。听到郑竞一的话他有些鄙夷地抬头,将皮带递过去:“啊?”

郑竞一看看教官的皮带,再看看教官看异类的目光,最后明白自己会意错了。

“我是叫你用我的系。”教官顿了顿,“滑动的就不用纠结前一个还是后一个了吧。”

郑竞一迷迷糊糊接过来,把自己的递过去,递过去的瞬间他感觉自己脑子有问题,教官怎么会系自己的皮带呢是吧?于是在他刚准备把手缩回来时,教官平静的接过了郑竞一手上的那根,不紧不慢塞进裤围的扣子里。

郑竞一:……

奇迹的是郑竞一那根皮带可能特此喜欢他的教官,正好扣上一个孔,不往前也不往后。郑竞一麻利地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后瞻仰起他教官的腰,说不清是粗是细,反正相对于郑竞一看来是挺细的了。他盯着教官的腰,教官看着他盯着自己的腰,接着狠狠拍了下郑竞一的帽檐:“看什么呢,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教官我看你呢……”

“看我干什么!”

“你好看不行啊!”

教官笑了一声,不知道是气笑的还是本来就想笑。郑竞一抿嘴理了理帽子,听到教官下令说“赶紧走了跟上大部队”,于是拔腿跟上。

夏天没什么风,燥热的空气让小跑的人喘不过气来。

“教官……”离大部队似乎还有一段距离,郑竞一本来就不是个特别喜欢安静的,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让他有点瘆得慌,于是他主动开口,“刚才那个光头叫你王教官?你姓王吧?”

“滚,你才姓王八。”

郑竞一有点醉:“教官……你叫什么?”

教官侧头看了他一眼:“我姓教,叫教官。”

“教官我认真的!”

“我叫教官。”

“我真的认真的!”郑竞一跑快一步拦在教官面前,“你不说我不放你过去了。”

教官不怒反笑:“你觉得你搞得过我啊?小心老子恁死你。”

“搞不过啊,可是我不怕你恁我,因为我比你高!”

这回轮到教官无语了:“你……别和其他学生说。”

郑竞一点头:“好的!”

“我姓王,叫王苛。”

“氪……氪金的氪?”

“什么氪金……苛刻的苛。”

“哦哦,好!”郑竞一笑嘻嘻,接着放开按住王苛肩膀的手,“走吧,再不走那个光头可能要打死我了。”

王苛看着郑竞一笑的贼眉鼠眼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人套路了的感觉。

而事实证明那个光头早就忘记了郑竞一的存在。

郑竞一偷偷混进自己队伍时胖子总教官在台上讲得火热,完全看不到光头的踪影,可能是进自己队里去了。郑竞一偷偷摸摸站到队尾,小胖同学站在他旁边,看到这个大兄弟姗姗来迟忍不住戳了戳他问:“教官没拿你怎……”

话还没讲完胖同学的帽檐就被狠狠打了一下,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怯生生抬头就看到自己教官没什么表情的站在边上低声道:“我让你说话了吗。”

胖同学顿时焉了。

王苛估计也不想和总教官废话打什么报告,于是不动声色地站到了队伍的前端,好在十二连够安静没让王苛丢脸,否则找起来总教官肯定把火全撒他头上。

郑竞一看准了王苛走到前面,才心疼地拍了拍胖同学的背:“没啥,就借了我根皮带。”

胖同学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总教官到底讲了什么其实郑竞一也不知道,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个爱听人讲话的种,于是他问了问胖同学名字,终于知道这家伙叫蒋涂明。

七七四十九 01

*军训梗,军训学生x军训教官
*人物属性设定我也不清楚……大概是 阳光不正直对搞事情情有独钟腿控学生攻x粗口不高冷脑子里有根筋搭错但很会照顾人教官受

01.

郑竞一觉得自己是个新世纪的五好青年,目光应该向远处看,而不是滞留在当下。

这是他提着行李箱来到学校后上厕所时想的。

当然这也是他收到入录取通知书,以及被通知到要军训的时候这么想的。

郑竞一那时候还在沾沾自喜,本来以为自己这个辣鸡分数上不了高中,已经做好了去中职上课的准备。没想到居然还被他瞎猫碰到死耗子考了个中高职贯通,虽然还是上中专,但鉴于有的大专上他也很开心了。

于是在他笑得合不拢嘴的下一分钟,他就看到连同录取通知书一起寄过来的军训通知书,时间定在八月中。

郑竞一的笑容僵了僵,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没关系的,反正就军训七天而已,睁只眼闭只眼就过了,难道军训还有语文课难过吗?我好歹以前还是个体育课代表吧,这种小事一定可以完美熬过去的,厚厚。而且说不定还能物色物色小姐姐高中来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直到郑竞一撒尿结束提着行李箱来到操场集合为止,他都是这么想的。

然后校长给了他当头一棒。

“很高兴今年我校迎来了八百五十名新生。而其中只有一百零六位女同学,希望男同学们以后多多照顾一下我们的女同学们……”

郑竞一听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前面同学后脑勺上。

这就是所谓男女比例九比一,一对情侣三对基吗!学校女生都死绝了吗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

大部分男生都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无形之中火花四溅。郑竞一看了看自己班仅有的十一个女生,感情颜值还一个不如一个,倒是男生都长的细皮嫩肉。

有那么一瞬间郑竞一想一头撞死在行李箱上。

八月份的天气还是热,大巴上的空调吹出的冷气让郑竞一稍微有点心情舒坦。新同学之间没什么熟人,旁边座的大兄弟低头玩着游戏,郑竞一不好意思打扰,于是刷刷空间朋友圈,偶尔和初中玩的好的几个扯两句。

大概内容就是我要去军训啦。哦去吧傻逼,记得晒黑点。

郑竞一抓了把有些长了的头发。

从学校开车到营地需要一个半小时,营地选在市区的一所大学里,暑假期间偶尔看得到几个学生在里面来往。郑竞一感慨着还是大学的姐姐长得好看,一边被凶巴巴的班主任赶下车去。

有点期待七天的生活,也有点期待自己的教官。

对于军训郑竞一不陌生,初中军训过一次,那次军训的教官是个刚毕业的女教官,脾气好的不行,一直偷偷摸摸让他们班休息,练习也不苦不累,完全是在玩。

郑竞一拖着行李箱,屏气凝神,努力调动自己的欧气想要一个好教官,女生们更是在后面叽叽喳喳讨论着自己教官的问题。他们一路跟着领队老师绕着圈,最后来到了礼堂门口的空地,台上站了个不中年可是发福的教官,以他为中心旁边一字排开了十多个教官,有男有女,一个个严肃脸,看的郑竞一寒毛直立。

于是女生的议论声更大了。

“你看最右边那个女教官,好黑哦!”
你也不白啊姑娘!
“哎哎我看右边第三个长得还可以啊,就是矮了点。”
怎么看都有一米七五吧够高了好吗!你要多高!两米八吗!
“看到那个娃娃脸的教官了吗?长得好白好可爱啊好喜欢他!要是是我们教官就好了!”
嗯……这个我苟同。

不过忽然郑竞一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看到台上那个不中年但发福的教官额头上因为热流下的汗滑过脸颊,他有点不耐烦地擦去,最后张嘴的一瞬间,脖子的青筋都爆了起来:“统统给我安静!你们女生叽叽喳喳的!吵什么吵!”

霎时,万籁俱寂。

这个胖教官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了两句客套话,口音让郑竞一有点迷醉。头顶的太阳照的人们觉得快要人间蒸发,就在郑竞一觉得自己不军训都要晒成非洲人时胖教官总算叨哔完了:“好的,那接下来各教官会到各连队前面,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问他们。”

阳光恍的郑竞一睁不开眼。

那个娃娃脸的教官似乎没到这个连来,女生们发出一阵骚动。郑竞一听着肚子咕噜叫了一声,昨天由于兴奋而晚睡于是朦胧到看不清东西的双眼困倦的挤出两滴眼泪。

“卧槽这谁啊,还没开始训练就哭了?”

郑竞一准备打哈欠的嘴就这么张着,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他睁开眼,听到周围的同学们发出嬉笑声,还有女生投来同情关切的目光。

说实话郑竞一对这个教官没什么太大印象,可能是因为他没被女生点名,也可能是确实离得太远他没注意到。

不过讲真郑竞一觉得这个教官长得实在太普通了,普通到一点特色也没有的那种普通。也不高也不白,谈不上眉清目秀也不是什么浓眉大眼。郑竞一稍微站直了些,现在他还发现他们的教官居然比他矮。郑竞一挑眉,目测这个教官身高可能在一米七五左右,自己稍微低头都能看到他头皮屑。

郑竞一努力想找一下他们教官有什么值得他称赞的地方,最后他沉思了很久后发现他们教官的眼睫毛很长,别的实在找不出什么了。一张被晒得泛着麦色的脸和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没给郑竞一多大的好感。

“教官好……”郑竞一抬手揉了下眼睛,“我没在哭啊教官,困。”

教官嗤笑:“你一学生特么还困,困屁你他妈困。”

郑竞一皱眉,虽然说自己平时没少爆粗,不过这么短一句话里这么多脏字让他稍微有点不舒服:“睡晚了。”

教官不说话,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后抬手拍了拍郑竞一的脸颊,最后转身走到了队伍前面。

郑竞一更迷茫了,好好的拍什么脸啊?这个动作很不尊重人好吗。你当你去嫖昌的吗还拍人脸?

“去了宿舍之后把衣服裤子全都换好,行李收拾一下,十一点教官会在楼下吹哨集合,注意时间。”教官说的话依旧带着说不清的口音,语气平静,接着他转过身,看起来要出发了,“跟紧了,别说话。”

郑竞一站的位置挺前面,他旁边是一个有点胖的男生,用胳膊肘戳了戳他:“哎,你看我们教官人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不怎么样……”郑竞一有点不舒服,他看着这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不紧不慢走在最前面。一阵风吹过来,女孩子的裙子扬了起来,薄薄的夏裤也紧贴着腿发出哗啦啦的声响。郑竞一眯眼,偶然间瞥到走在最前面穿着迷彩服的男人的腿部线条被勾勒出来,走路姿势很端正,脚抬的特别直,关键是——

他腿他妈好细啊!

——————

*军训之后写的,时间过的也挺久了,最近在邮箱里找到准备接着写下去……万一写不下去可能直接就写papapa也有可能……本意真的只是想开车车……

主攻/强强/下克上/粗口/文风有毛病/各位看着开心就好/我也写着开心就好/我一开始只是想开教官的小火车/所以前期清水黄暴的全在后面或者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