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玩心少女_

七七四十九 02

军训学生x军训教官

02.

在郑竞一终于穿上了并不合身的迷彩服后他感受到了夏天爸爸给予他的温暖。让郑竞一没想到的是刚才走在旁边的胖同学和他一个寝室,看着他吭哧吭哧换好了迷彩服已经流了一身汗时郑竞一有了点心理安慰。

郑竞一捣鼓着皮带,前扣一个口太大,后扣一个太小,搞得他现在特别糟心。胖同学看着郑竞一折腾了大半天,刚想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忽然就听到楼下一声哨响。寝室里的其他四个同学哗啦一声站起身,戴上帽子催促一句:“快快快吹哨了!”就冲下了楼。

郑竞一没辙了,和胖同学深情对视几秒后提着裤子就冲下楼去。

住在五楼的坏处就是下楼无比艰难,尤其是在都喜欢横冲直撞的男生宿舍里。

两人终于挤下楼,胖同学都被挤扁了一个size,然而郑竞一还在和他的皮带纠缠

“别他妈吵了!再吵给我蹲着!”

原先吵嚷的周围安静下来,喊话的光头教官一脸满意的看着安静下来的学生们,一个个站得笔挺,不过正由于一个个都站的笔挺,所以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的郑竞一显得特别引人注目。光头教官意味深长地盯着郑竞一几秒,眼神炙热的要贯穿那一条队伍,唯独郑竞一一副雷打不动,唯我独尊的样子,很好的引起了光头的注意。

“那边那个!你低着头干什么呢!喂!”

完全不知情的郑竞一还在纠结自己到底是扣的松一点还是紧一点。

胖同学看着光头额上青筋暴起,出格的肌肉因为呼吸不平衡剧烈收缩着。他深切的感觉到这个大兄弟完蛋了,于是胖同学好心地用胳膊肘戳了戳郑竞一,后者抬起头,迷茫地看着他:“咋了?”

“别折腾你皮带了……教官叫你……”

“那边那个!给我出列!你几连的!”

郑竞一吓得一抖,看着光头怒视自己的眼神才知道说的是自己,反应好久才挪着小步站出来,沉吟着答了一句:“报告教官,我十二连的……”

“十二连教官是谁!”光头皱着眉四处看着,最后郑竞一听到自己教官不知道在哪里喊了一句“报告”,接着小跑着出现在了光头面前。光头瞪着他:“王教官!你队员怎么回事!就他一个低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郑竞一反应了很久终于提取了一个很有用的信息。

他们教官姓王。

教官转头看着郑竞一,目光有点惊讶也有点好笑,最后抬手指向郑竞一勾了勾手指,郑竞一心领神会地走上去,那光头冷哼一声嚎道:“其他队员保持安静!两列两列带走!”

郑竞一看着远去的队伍有点感慨。

“怎么又是你啊。”教官插着腰,“你刚才干嘛呢,营长叫安静你聋了?”

郑竞一一脸委屈:“教官,我刚才没讲话。”

教官耸肩:“你讲没讲话关我屁事,说,你低着头干嘛呢?”

说着两人下意识地一起低头看去,就看到郑竞一还没来得及拉上了裤子和松开的皮带。

“……”郑竞一捂住了自己的裆。

教官笑了出来:“你这干嘛?你家大门常打开?”

“屁!我皮带不知道扣那个孔!”

“哎呦你还脸红啊,羞什么,大家都是男人。”

话虽然这样说,调侃也归调侃,教官还是把上衣往上撩了把,在郑竞一迷茫的注视下松开了皮带。郑竞一觉得自己鸡皮疙瘩起来了,他后退两步直摇手:“教官我看得出来你是男的,不用脱!”

然而教官已经把皮带抽了下来,裤子稍微有点松下来,耷拉在腰部。听到郑竞一的话他有些鄙夷地抬头,将皮带递过去:“啊?”

郑竞一看看教官的皮带,再看看教官看异类的目光,最后明白自己会意错了。

“我是叫你用我的系。”教官顿了顿,“滑动的就不用纠结前一个还是后一个了吧。”

郑竞一迷迷糊糊接过来,把自己的递过去,递过去的瞬间他感觉自己脑子有问题,教官怎么会系自己的皮带呢是吧?于是在他刚准备把手缩回来时,教官平静的接过了郑竞一手上的那根,不紧不慢塞进裤围的扣子里。

郑竞一:……

奇迹的是郑竞一那根皮带可能特此喜欢他的教官,正好扣上一个孔,不往前也不往后。郑竞一麻利地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后瞻仰起他教官的腰,说不清是粗是细,反正相对于郑竞一看来是挺细的了。他盯着教官的腰,教官看着他盯着自己的腰,接着狠狠拍了下郑竞一的帽檐:“看什么呢,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教官我看你呢……”

“看我干什么!”

“你好看不行啊!”

教官笑了一声,不知道是气笑的还是本来就想笑。郑竞一抿嘴理了理帽子,听到教官下令说“赶紧走了跟上大部队”,于是拔腿跟上。

夏天没什么风,燥热的空气让小跑的人喘不过气来。

“教官……”离大部队似乎还有一段距离,郑竞一本来就不是个特别喜欢安静的,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让他有点瘆得慌,于是他主动开口,“刚才那个光头叫你王教官?你姓王吧?”

“滚,你才姓王八。”

郑竞一有点醉:“教官……你叫什么?”

教官侧头看了他一眼:“我姓教,叫教官。”

“教官我认真的!”

“我叫教官。”

“我真的认真的!”郑竞一跑快一步拦在教官面前,“你不说我不放你过去了。”

教官不怒反笑:“你觉得你搞得过我啊?小心老子恁死你。”

“搞不过啊,可是我不怕你恁我,因为我比你高!”

这回轮到教官无语了:“你……别和其他学生说。”

郑竞一点头:“好的!”

“我姓王,叫王苛。”

“氪……氪金的氪?”

“什么氪金……苛刻的苛。”

“哦哦,好!”郑竞一笑嘻嘻,接着放开按住王苛肩膀的手,“走吧,再不走那个光头可能要打死我了。”

王苛看着郑竞一笑的贼眉鼠眼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人套路了的感觉。

而事实证明那个光头早就忘记了郑竞一的存在。

郑竞一偷偷混进自己队伍时胖子总教官在台上讲得火热,完全看不到光头的踪影,可能是进自己队里去了。郑竞一偷偷摸摸站到队尾,小胖同学站在他旁边,看到这个大兄弟姗姗来迟忍不住戳了戳他问:“教官没拿你怎……”

话还没讲完胖同学的帽檐就被狠狠打了一下,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怯生生抬头就看到自己教官没什么表情的站在边上低声道:“我让你说话了吗。”

胖同学顿时焉了。

王苛估计也不想和总教官废话打什么报告,于是不动声色地站到了队伍的前端,好在十二连够安静没让王苛丢脸,否则找起来总教官肯定把火全撒他头上。

郑竞一看准了王苛走到前面,才心疼地拍了拍胖同学的背:“没啥,就借了我根皮带。”

胖同学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总教官到底讲了什么其实郑竞一也不知道,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个爱听人讲话的种,于是他问了问胖同学名字,终于知道这家伙叫蒋涂明。

评论

热度(2)